“中国山羊网”的建设宗旨是:为养羊业服务,推动养羊业发展。搭建养羊技术传播的平台。

网站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淘宝店铺

中国山羊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羊业动态 >

布尔山羊产业持续低靡,如何应对

发布时间:2013-06-14 08:51 新闻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中广网西安7月19日消息(记者冯建喜 王朝宇)
        前两年,在陕西畜牧业中“布尔羊”曾是个火得发热的名字,养殖布尔羊带来丰厚的利润,让不少养殖户发了羊财,然而,非典过后,布尔羊价格暴跌,让不少地方发过羊财的农民失去了养殖布尔羊的信心,虽然如今布尔羊的价位回归正常,但仍然无法扭转布尔羊存栏数急剧下降的局面,持续低靡的布尔样产业出现了新的危机。人们不禁要问:布尔山羊怎么了?如何应对持续低靡的布尔羊产业”?    
        布尔山羊,简称布尔羊,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最理想的肉用山羊品种之一。从1995年开始,我国开始引进布尔羊,分布在陕西、江苏、河南、山东等20多个省、区、市。陕西省主要分布在麟游、永寿等县。布尔羊引进之后,围绕繁殖、扩群而引起的价格大战,一度将布尔羊种羊炒成天价,一只种羊甚至卖到八万多元。麟游县被誉为“中国布尔羊之乡”,2002年举办的第一届布尔羊节吸引了省内外众多客商,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只冠军种羊以8.5万元的高价被竞拍买走。   
        一时之间,省内外客商蜂拥而至麟游,这给众多养羊户带来了滚滚财源,不论是繁育还是倒卖都能获取高额利润。当时麟游县畜牧业产值连年过亿,占了农业总产值的60%,但杂交布尔羊都是当作“种羊”被倒来倒去,摆上餐桌食用是谁也不敢有的想法,有人形象的将这种情况概括为“只见羊转圈,不见肉上桌”。
        就在养羊户们准备继续大发羊财,一些观望者终于下定决心入行时,布尔羊的价格从2003年上半年开始发生暴跌,杂交代布尔羊价格由数千元跌至数百元,与本地山羊价格相差无几,纯种公羊价格也跌到了万元以下。永寿县蒿店镇干堡村李新兴和苟振明两人合作养殖布尔羊,最后血本无归。一说养殖布尔羊的历史他们全家都跟着伤心。他说:最后养了18只羊,18只羊大概摊下来是16万元。2004年阴历9月, 27只羊一只260元卖了,把16万卖了3900元。两个人下来等于就是赔了16万多元钱,其实,把草料钱,连饲养员的工资给了,没剩一分钱。
        为刺激市场,麟游县于2003年8月举办了第二届布尔羊节,尽管参会者众多,冠军羊也卖出了6.9万元的高价,然而布尔羊产业并没有因此回归“高潮”,两届冠军羊给其主人带来的效益是最为明显的差异:买走2002年冠军羊的是麟游县常丰乡的一位养羊大户,2002年到2003年布尔羊价格暴跌前,冠军羊每次配种收费平均高达150元,买回2003年冠军种羊的麟游县招贤镇畜牧兽医站就没这么幸运了,刚买时,每次配种收费还有30元左右,到后来降到10来块钱,要想收回成本遥遥无期。麟游县畜牧局局长张志勇告诉记者,原来养殖户占总农户的68%,现在下降到51%。同时肉羊的价格也回归到了正常的市场价格,每只肉羊也就300-500元钱,每只原种羊也就是归回到3000元左右。
        羊价下跌也让高贵血统的布尔羊肉终于走上了百姓的餐桌。麟游县崔斌斌泡馍馆老板对记者说:投入的代价太大了,一个羊你想过去一个种羊卖上15000,老百姓根本吃不起,那一碗羊肉就是80—100左右,现在羊价回归,咱们麟游现在人都吃的是布尔杂交代,现在就是一碗6块钱,这个布尔山羊老百姓都吃得起。
        从调查分析来看,当前布尔羊产业徘徊不前的主要因素是:面对市场突变,养殖户的思想准备不足。让一贯对布尔羊持暴利思想的养殖户始料不及,他们不能冷静分析,正确应对,总认为养布尔羊就要成千上万地赚,赚百十元就不算赚,羊价一跌就觉得布尔羊养不成了,出现抛售现象。这种急躁心态客观上加剧了市场价格的下滑。
        现代经济学基渎雁襸詫颠我们:没有完整的产业链条,这样的产业最终不会长久。布尔羊作为一种优质肉羊,要壮大产业,只有引进加工企业,完善产业链条,才能持续健康快速发展。但目前麟游产业链条尚未形成,永寿还没有一户龙头加工企业,群众发展布尔羊仅靠原始产品出售这一条单腿走路,自然既不稳定,也难以长久。
        还有就是市场活跃期,有些县布尔羊交易市场以次充好、以假乱真、欺骗客商、损害客商利益的现象时有发生,扰乱了市场秩序。 从总体上看,布尔羊产业当达到鼎盛时期,必然产生相对过剩,继而转向相对萧条迂回发展的状态。布尔羊经过几年的发展,原种羊群扩大,改良群体剧增,产业发展正逐步从炒种向肉羊生产方向转变,价格下跌回落是必然现象。
        陕西省布尔羊产业由一度的暴利,到价格回升正常。再到现在有些低迷的状态,到底有没有转机的可能,政府在这里应该担当什么角色,使这一产业能够持续健康发展,从2003年上半年开始,布尔羊价格由数千元跌至几百元,与普通山羊的价格相差无几,不少养殖户感叹自己没发羊财却遭了“羊灾”。然而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动物科技学院院长陈玉林教授认为,布尔羊价格回落是正常的,更是迟早的事。他说:价格的回落不能说布尔羊品种不好,还是要利用它的良种利用它的杂交优势,通过改良我们地方资源,然后来提升整个肉羊。不管从那个方面讲都是农民致富的一个好门路。尤其是草地比较丰富的这样的区域,很适合肉用山羊的发展,不能说价格低了对发展布尔羊就没有兴趣了,畜牧业的发展无论怎么讲它都是一个微利的产业,所以说要通过比较效益,通过规模效益来提高这个产业在农业产业化发展中的地位,不能靠炒种,想一夜之间暴富,我们要汲取这个教训。
        据调查,当年炒种最红火时,全国有纯种布尔羊3万多只,陕西就有1万多只,占了将近一半。而现在处在麟游县的省布尔羊良种繁育中心有布尔羊良种不过一千二百多只,全县总数不过3000多只种羊,比过去大为减少,永寿县的大禹良种场过去繁荣景象再也看不到了,现在只剩下一百多只布尔羊种羊了。当地群众养殖布尔羊热情较低,在蒿店公路边看到过去的布尔羊种羊场大多都闲置着。养殖大户经营状况堪忧,陕西省布尔羊良种繁育中心主任魏志杰说布尔羊已到了保种的程度:“经过这两三年的大浪淘沙以后,剩下了我们陕西这一家是全国最好的、品系最多、规模最大的一个羊场。这个羊场能够保持下来尤其是农业部对这个项目引种相当重视,因为这种羊是世界最好的山羊品种。农业部2005年开始给保种费,每年下来就是50万块钱,只要求我们向社会提供优质的布尔羊,改良当地的那种传统的低产山羊。” 
        麟游县桑树塬乡养羊协会会长阎怀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说乡亲们认为还是种草养羊胜过种粮:“我种草一亩地,喂10个羊,一亩地打上500斤麦,一斤麦是七毛钱,五七三百五,一年收入350块钱,那么这个费用就要将近200元,下来一亩地就是落个100多。所以我现在养上十个羊,一年平均产上一个半羊羔的话,这10个羊就下15个羊羔,一个羊平均上300元,就可以卖4000多块钱,比种粮效益高一点,要高上十倍左右呢。”
        严酷的现实让麟游县有关部门认识到,只有抛开投机心理,踏踏实实发展肉羊生产,才是布尔羊产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之路。麟游县副县长蒲武杰说:“我们麟游县布尔羊产业现在已经步入了正常的发展渠道,现在要进一步加大产业开发,在延长产业链方面要大做文章,现在我们县上已经建起了年屠宰能力达到10万只的布尔羊加工厂,二一个政府要继续扩大养羊数量,一个方面政府准备在贴息贷款方面给农民每年安排资金,从支农资金拿出部分资金,用于农民购买铡草机等一些设施修建青贮窖。计划到2010年全县布尔肉羊饲养量达到50万只以上,使农民的养羊数量占到农民人均纯收入的65%以上。”
        目前,一些群众对发展布尔羊丧失信心,不少群众认为布尔羊发展不成了,甚至有人认为,布尔羊把人坑了。对此,专家调查结论是:布尔羊仍是朝阳产业,麟游、永寿等地发展布尔羊产业大有作为,大有文章可做。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动物科技学院院长陈玉林教授认为:我们国家畜牧业发展的政策上来讲,积极推进牛羊和草食性动物的生产,突出地强调奶类和羊毛的发展,这个发展是畜牧业今后相当一个时期的任务。所以说肉羊产业的发展,从国家政策层面上讲政策上是大力支持的。
        无论是作为种用还是作为肉用,布尔羊都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布尔羊作为良种肉羊,在中国的发展必定经历两个阶段,首先是种群扩张和良种推广阶段,最终是发展布尔肉羊商品化生产阶段。在反思布尔羊价格下滑的过程中,政府应该更多地思考:除了举办而尔羊节这样的大型活动吸引人们的眼球以外,如何为农民解决肉羊的销路及生产加工问题;如何让广大农民成为退耕种草、种草养羊的真正受益者;如何发展一个强有力的龙头企业,为养殖户做后盾,让农民放心、安心发“羊”财。布尔羊只有改变其“高贵血统”,成为餐桌上的特色佳肴,才是产业发展的根本出路。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中国山羊网
地址:江苏省丰县梁寨镇 邮编:221741
董事长:陈家振 经理:陈家夫 电话:0516-89362498 传真:0516-89362498
手机:陈家振 13805228526 陈家夫 13912017199 13182390068
邮箱:hhyw888@126.com 苏ICP备12006312号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